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关于娱乐

当前位置:金吊桶论坛彩 > 关于娱乐 > 才知道最重要的會是什麼,四兄弟姊妹

才知道最重要的會是什麼,四兄弟姊妹

来源:http://www.LarusjeweLry.com 作者:金吊桶论坛彩 时间:2019-09-03 10:10

以女主德善的對象到底是誰為一個懸疑點吸引人繼續往下看以此展開了對於親情、友情、青春和愛情的敘述。 愛情在這裡面佔比是為最少,所以實際上在很多愛情的銜接點上反而是又生硬又急促的。 我是覺得說這部電視劇既可以每一集拆開來看又必須要每一集連起來看這就是他特別巧妙的地方。 每一集都有他自己側重想要告訴大家的一個主題。所以其實挺適合每一集都寫一個repo的(不是 但每一集裡面千絲萬縷的關係和情緒卻必須要求前面的每一集都看過。 提到愛情了那就先來談談愛情。 實際上從2015年對中年德善的採訪來看多半是會猜到她的另一半會是崔澤。 但看前幾集的時候崔澤和德善真的是一點感情線的發展都沒有,崔澤每天都在外面下圍棋啊下圍棋(喂! 所以前半段的時候站的cp是狗正八和德善。 善宇因為喜歡寶拉所以刻意對德善獻殷勤的部分可能因為我自身免疫的問題。 雖然產生過懷疑說我該不會又站錯cp了吧但內心還是堅信肯定不會是德善和善宇在一起的(ummm... 然而大概從崔澤和德善一起去中國參加比賽那裡開始往後就爬墻去站崔澤和德善的cp了。 而且越來越堅信最後的結果一定是德善和崔澤在一起。 但是編劇真的很讓人心癢癢、在即將告白之際崔澤知道了正煥的心意並且改簽了機票、各自成年後各奔東西、正煥看到德善的“假”男友奔赴演唱會現場、正煥以開玩笑方式說出的真心話表白…… 每一個都讓我懷疑了一下自己我該不會又站了一個冷cp吧這樣 好在是一向站冷cp的我自己這次終於沒有站到冷cp還算是磕到了兩口糖 不過也就像我之前說的因為愛情並不是側重點所以很多銜接點上反而是又生硬又急促的 從情理上來講可能是可以說通的、也是符合了我自己想要的結果的 但好像在某些地方就是缺了那麼一點感覺和剛剛好 上面的一些算是碎碎唸下面的一些才是重點但我也不確信我能把我想要說的重點說好。 在處處都有智能手機作伴的現在,家家戶戶都有車有電腦的現在,看起來聯絡似乎更加方便的現在。 三十年前什麼都沒有的過去反而讓大家更加親近。 說起來也覺得像是幻境、30年竟然能讓世界有這樣天翻地覆的變化。 我記得在我還很小很小很小的時候爸爸們的確是用BB機聯繫的。 後來有了大哥大,小靈通,翻蓋手機,滑蓋手機,諾基亞,摩托羅拉,三星…… 再後來就有了現在的智能機。 我記得在我還很小很小很小的時候我外婆家也住在這樣的地方。 不算是胡同,但也是抬頭低頭都會有和你打照面的親近的人。 所以我年少時最愉快的時光就是在吃完晚飯後去每家每戶敲門問候。 外婆是個要強的人,多年的積蓄讓她第一個離開了那個地方住進了公寓房裡。 而我隨著年歲的增長也跟著媽媽回到了市裡上起了學。 緊閉的公寓房門也切斷了人跟人之間的聯繫。 我記得在我還很小很小很小的時候路上的車還沒有這麼多甚至說還沒有那麼多的瀝青路。 泥路、青石板路、水泥路,外公載著我穿街走巷的自行車,舅舅載著我風馳電掣的摩托車…… 再後來爸爸買了自己的車,爸爸也做起了關於築路方面的工作。 小時候大人們總會說一句話說「小孩子不懂的。」 那時的我一定會仰起頭驕傲的說一句「能有什麼不懂的。」 但後來我懂了。有些東西年歲不到是真的不會懂的。有些東西沒有親身經歷是真的不會懂的。 當我們沒有長大我們不會知道我們的青春已經走遠了。 當我們沒有丟失什麼我們不會意識到我們曾擁有什麼。 曾以為歲月就是這樣不疾不徐的走著只有我一個人慢慢的在長大。 但有一天發現了爸媽漸白的頭髮才知道除了我長大了爸媽也變老了,歲月走的很快。 曾以為可以永遠天真爛漫的活在爸媽的庇護之下不受風吹雨淋。 但有一天發現了我已經沒有了一覺睡到自然醒的生活而要開始朝九晚五的生活了。 曾說過不學會做飯也沒關係的我也開始學做一些簡單的菜了。 曾說過是一個沒心沒肺不會懷念過去的我也開始感知到青春的美好了。 又哭又笑又鬧、又甜又苦又辣、就好像一桌豐盛的菜。 都一次嘗遍了都一次吃個夠了吃到味覺都麻木了現在卻只敢嘗試清淡的飯菜了。 有很多衝動和感情、很多的無所畏懼、很多的天真、很多的一往無前、很多的不計後果…… 都只存在在十來歲的我身上。後來的我會有很多顧慮有很多擔心有很多退縮和不敢。 沒有很多的朋友,也沒有從小一起長大的夥伴,沒有這樣值得懷念的童年。 卻也感歎那個年代能擁有這樣單純善良的感情和人們。 善宇媽媽被婆婆逼得走投無路的時候,鄰居們都願意出手相救。 阿澤生日的那一天,無論身在何處多利黨們都會回到裝滿了童年和青春的屋子里。 正煥和阿澤在互相得知了對方的心意後都遲疑了沒有去表達自己的心意。 沒有為人父母,甚至偶爾也還會對著父母大發脾氣。 但也開始漸漸懂得父母的含辛茹苦和一片苦心學會在出口傷人之前先吞下苦果。 每位父母年少時都和我們一樣有著絢麗多姿的夢想直到擁有了我們他們所有的夢想才變成只與我們有關。 會在每個不回家的夜晚看著冷清的屋子傷懷,會在拿到第一份工資的時候感慨,會珍藏每一個我們送的禮物即使並不是那麼合適,同樣也會在兒女嫁娶的時候痛哭…… 沒有親生兄弟姐妹,身為獨生子的我自己也常念一個人的屋子太過孤寂。 爸媽不在家的時候外賣也從來都點不滿起送價,一個人做什麼事情都好像沒有意義。 整個屋子如果我不發出聲音就只有時鐘的滴答聲。 親人始終是親人。即使是經常大打出手的姐妹寶拉和德善、即使是不善於表達的兄弟正峰和正煥。 所以德善才會在看到寶拉在考試院艱苦的生活的時候哭。也會在知道寶拉和善宇面對的困境的時候輕拍寶拉說加油。 所以寶拉才會在婚禮大合照的時候握緊了德善的手。 所以正峰才會在手術醒來過後第一個關心弟弟鼻血的事情。也會在看到流星后許下願望希望弟弟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 比起比較偏愛的節奏感較快劇情比較跌宕起伏的連續劇來說這一部的確是平和恬淡。 所以在起初看一二集的時候覺得劇情平淡的讓我著急,而且一集都是將近一個半小時的長度。 但看著看著倒也覺得意外的好。 用比較流行的話來說它就是「治愈系」,完完全全的治愈系。 是一部把所有美好的情感和讓人感動的細小的瞬間集合起來的劇。 沒有猜疑、沒有懷疑、沒有怨憤、沒有仇恨、沒有任何不美好的東西。 只有親情、只有友情、只有依靠、只有感動、只有一切美好的東西。 生活自然不是連續劇,結局一定不會如此這般的美好。 但我們擁有的每個瞬間的感動,每個細小的美好,父母給予的親情,朋友給予的友情都和劇中的別無二致。 在覺得難過的時候在求而不得的時候在怨天怨地的時候。 不如停下來看一看這些存在在身邊的最細小的情意。

「媽媽要死了你來吧」電話就掛了。

© 本文版权归作者  _终结悲剧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這是已經不知道多少年後,大概過了童年就再也沒有四個人並肩站在一起。這是一個多麼稀少的畫面,以至於四個人都不是太習慣。沉默無語,四個兄弟姊妹站在病床前。

小弟終於開始說話了。「不是說要死了嘛那現在在幹嘛?」

「如果不是這樣說你現在還會出現在這裡嘛」大哥接話。

「好了你們兩個音量小聲點要吵去外面吵」妹妹接話。

大姐沉默著,想著待會馬上還要走,孩子的戶籍申請的事情還沒處理。得抓緊時間做。


我其實不知道阿姨是怎麼樣挺過來的。她的一生,生了四個孩子,她曾經和我說過,不知道為什麼和親生孩子的緣分都淺,終究在物理距離和在心理溝通都離的這麼遠。阿姨她曾經多期待我成為她們家媳婦,人和人之間的情感不得任何解釋,她好多話都藏在心裡沒有說。現在在這個病床前,她終究也再也說不出一句話了,四個孩子,她的青春她的生命延續到了孩子身上。

上天給予一個家族新生命的時候,我聞到了死的味道。


大姐最近剛生下一個可愛的女寶寶,丈夫是美國人,離過婚的美國人。大姐不在意這些,只要他愛她就好。大哥,排序應該是老二,大姐很小就離家,基本上親戚走動都是大哥在做的。許多人也以為大哥就是最大的。年輕的時候,總是許多人要給大哥介紹女朋友。不知道為什麼總是不成,沒有人知道大哥喜歡怎樣的。只有母親知道。但是母親也不著急。幸福應該自己有能力判斷,幸福不應該掌握在上一輩手上。假若真的這樣的話,魔咒依舊不會解開。排序老三的是妹妹。妹妹是女同志。最近剛出櫃的女同,其實大姐大哥都知道了,也都可以接受。反正是她們自己的選擇。我問她,阿姨剛聽到的時候,到底是什麼反應?妹妹說其實很平靜,因為她哥好像有次喝醉就先說了,大概也是好事情吧,有點心裡預期之後,再說出來的時候只是一種證實。原來真的是這樣阿,原來我家也出現了一個外面的人說會掀起家庭波瀾的孩子。排序老四的是小弟。這次他是和師父請假下山還了塵緣的。對的,小弟出家了。有些親戚基本也極少看到小弟,甚至有人覺得他們家就兩個孩子。大姐和小弟基本上沒參加過幾次所謂的家族場合。


大哥曾經有過一個好長時間的女朋友大家都以為他們就會這樣結婚。繼續住在現在的房子裡。但是沒有人知道大哥極討厭現在的房子,他一直想找各種機會出去住。熱愛出差,只有出差的時候覺得自己是一個自由的人。大哥羨慕大姐的灑脫,好像什麼責任都不用承擔似的遠走高飛,不在乎親戚的指點不記得家人的生日。也沒有愧疚。他做不到。他總說:「我是男生,我要撐著這個家,這個家再破,我還是會在的。因為只要我離開,這個家就再也不會有人回來了。」莫可奈何。到今天大哥還是住在這個家裡。為了他心中的堅持踐行。

妹妹來上海找我。我請她吃兩百台幣一碗的麵。她說不懂為什麼大姐可以在這種城市活下去。不懂你們為什麼一定要來上海。我回答她說:「其實也不是一定要在上海,只是剛好選擇了上海。不管去哪裡都好,就是不想在原來的地方。呆在那裡,讓我覺得我無能。當然,我不是說你無能。」大姐的心態,我試著這樣和她說。妹妹說,反正妳們都擅長丟棄,人生真的有這麼多東西可以丟嘛?會不會到最後,我們什麼都沒有留下?我說,當然有可能。儘管是這樣,我還是要走。走一趟,至少過程中我不那麼難過。這是程度問題。麵吃完了,我和妹妹在地鐵站口擁抱說再見。妹妹吃麵的時候,低著頭,和我說她和阿姨談出櫃的經過,很順利。她終於放心了。

小弟我一直是沒有見過的。畢竟他出家了。我總是一直聽他們提起。大哥說阿姨最疼的其實是小弟。通常都是這樣,愛總是不均。阿姨前幾年也信佛了,是不是因為太多東西真無法解釋,不信與信之間的距離有多少?神也不知道。信佛之後,阿姨吃素了。有次和他們一家人吃飯,我特意選一個情境美感菜色都漂亮的素餐廳。那天阿姨很高興。小弟長得不知道像爸爸還是像媽媽,不知道小弟的寺廟位置是在哪裡?好像他們固定都會有時間去探訪,探訪的意義也就是讓你看看你兒子還活著。切割,可以斷捨的多徹底呢?


我問大姐:「生了寶寶成為母親之後,有什麼想法?」大姐說:「現在睡覺都是奢侈還沒認真想過這個問題。如果現在硬要回答的話,大概就是生命是神奇的吧。很多東西我知道就是這一次了,過了就沒有了。以前不在乎的一些事情,比如親人之間的花時間相處,現在慢慢知道為什麼需要了。」阿姨在旁邊很沉默。自由的女人變成母親之後,到底會有多大的改變?這是我很好奇的。每個母親賦予孩子的生命,但孩子終究不是你的。孩子是會離開的,這點,阿姨心中多少年的自我建設和平心靜氣到底是怎麼過來的。很佩服。

我離開大姐家的時候,我和阿姨擁抱。我和阿姨說:「阿姨,注意身體別太累」心裡是矛盾的,我隱約有種感覺,覺得我是最後一次和她說話了。阿姨的手正在幫小寶寶換尿布,她站在窗邊,窗簾布拉開一點小縫隙,透了點光,阿姨這時候心裡在想什麼呢?她女兒的女兒,她當上奶奶了,終於在這個霧霾的城看見的生命的延續。小寶寶頭髮是一半黑一半金的,小小的手總是緊握著拳頭。阿姨不知道要怎麼和女婿溝通,畢竟女婿不會說中文。阿姨抱著小寶寶,在懷裡哄阿哄的,在大姐家小小客廳來回踱步。這次,就是她和寶寶最親密的接觸了,她也想盡可能的花最多的時間和她一起。儘管等寶寶長大之後,對奶奶的印象几近於零。

本文由金吊桶论坛彩发布于关于娱乐,转载请注明出处:才知道最重要的會是什麼,四兄弟姊妹

关键词:

上一篇:那叫大片儿,一辈子的最爱

下一篇:没有了